Monday, April 30, 2018

翰宝7岁生日-手绘卡通恐龙蛋糕

老实说,真的很久没做蛋糕了,特别是生日蛋糕。
除了前几个星期又开始做吐司之外,对曾经最狂热的蛋糕,却完全提不起劲来。

今年的第一粒生日蛋糕,是给小男友的。虽然老公和小男友都说去外面买就好了,但我还是纠结了一下,最后临时起意赶在星期六晚上完成了小男友的七岁生日蛋糕。

太久没涂抹鲜奶油了,涂得乱七八糟的。所幸蛋糕构思里也没太要求整齐的抹面。

蛋糕是完全用发泡鲜奶油来进行。看起来很简单的图案,并没想象中容易。除了围边的彩带拉线,其它图案我都是用画笔或抹刀小心一点一点涂画上去的。毕竟是画在鲜奶油上,画笔没能那么顺利着色,往往抹涂不上之余,还会不小心把光滑的鲜奶油表面也一并刮掉。

这个蛋糕,花了我整整一个晚上时间,做好后已经是凌晨2点了。

对成果还算满意,虽然很多瑕疵,但整体还是原本想要的感觉。就那么纯粹的画,不需要太工整高超的技巧,却充满了童趣自我的风格。

最重要的是,小男友很喜欢,那就足够了。


恐龙是小男友今年要求的图案,不想做那种立体真实的,就做了这种比较卡通的。

孩子一年年长大了,再过几年,也不能再制造这种卡通蛋糕了吧。

小瓜七歲了,上了小學還是那麼頑皮。很厲害反駁我們,有時會被他搞得哭笑不得。

他和小姐姐感情很好,常打鬧成一片。牙尖嘴利的他總占上風,讓比較單純的小姐姐啞口無言,對他有些氣惱,卻又無可奈和。

他說,他長大後要和姐姐結婚,問他為甚麼?他說因為姐姐很可愛。
他也說,就算長大結婚後,還是要和媽媽一起睡,讓老婆睡在另一間房。可是寶寶由誰來顧?他不假思索:“媽媽。"

有一次和他們兩個提起生病死亡的話題,小家伙誤以為是我生病,立刻恐懼得嚎啕大哭,說不要媽媽死掉!小姐姐忙著安撫解釋,卻在之後和我說,:“還好不是我們的媽媽生病。”

父母和孩子,感情都是最直接纯粹的。


为了让孩子们在童年还记得妈妈亲手制作的蛋糕, 懒惰如我还是会抽空弄一个出来。希望他们开心, 知道这是独一无二, 特地为他们而做的蛋糕。

原本的构图没那么复杂,但因为把恐龙画得太上面了 (还看得出是恐龙吧?),就只好另加了一些细节环境来托它。


蛋糕体是抹茶夹层红豆。是看家里有什么材料就用什么。还好味道不错,这么一粒蛋糕,就让我们一家四口吞完了。小瓜们也没输,吃的份量绝对不比我们两个少,哈哈。


粗糙的,没太多装饰技巧的彩带,不完美,但还算满意。



 做了这个之后,开始有想再做另一个的念头,谁知道呢,或者过几天又会有冲动再来一粒这样的蛋糕了。






Friday, September 22, 2017

致亲爱的姐姐。。

那天,是个不错的早晨。老公不在,我带着两个小瓜去买日常用品,吃麦当劳最新推出的榴莲雪糕,再赶在钟点女佣来之前去买月饼馅料。想到去年做的那些月饼,蛋黄酥和上海月饼都做得不是很满意,但你竟然还说很好吃,心想今年再做一些给你,只是不知道该怎样拿给你。

你就像你妈妈,煮得一手好菜。小时候看过你们制作豆浆水和 roti canai。那时候可是80年代初啊,不像现在很多都能用机器,全都是手工制作呢。你常说不知为何你每次煮的食物味道都不同,就算简单如炒饭,同样的材料,却也会炒出不同的味道,所以孩子们都爱笑你却又觉得很特别很好吃。我吃过你煮的饭菜,很有二伯母的味道,那是很温馨很有家的味道,简单却又让人回味无穷。

你不喜欢太复杂太考心思的糕点,所以都只要我教你做简单的年饼。你的年饼大获好评,甚至有人要和你订,我说那你就接一些订单啊,就当赚一点零用吧!当时候你说了什么,有没有接单我不记得了,只知道每年新年你都会亲手做一些,甚至有一次顽皮的堂姐夫还拍了你忙做饼的照片发给我看。

因为你,最近我遇到了很多堂姐夫那边的亲戚。大家一看到我就会说,哦,你就是做伴娘的那位吗?她常常会提起你。。原来近几年你做年饼分给他们吃,告诉他们是我教的,还说我很厉害烘焙。

是的,我做过你的伴娘。那年我才17,18岁,记得你在出嫁前一晚和我分享待嫁新娘的心情,而我却是懵懵懂懂的不甚了解。从小你就把我当亲妹妹,有什么私密话都会和我说,但因为我们年龄也有点差距,所以我总是不太能了解你的心情,也不懂得给你意见,每次听了只会傻笑,你却也从来不嫌弃,还是愿意找我倾诉。

你结婚那一天,真的是很漂亮惊艳,照片根本就拍不出你的美。甚至在马六甲红屋前拍照时,一位日本游客忍不住举起相机拍下你的倩影,并深深的对你鞠躬,表达他私自拍你照片的谢意。我和你孩子们说,如果你有女儿,一定也会像你那么漂亮的。

没有女儿,虽然有点遗憾,但是你也不是太在乎。你把两个儿子照顾教育得很好,除了读书成绩好,有礼貌,也早早学会做家务,手洗衣服样样都自己来,是的,勤奋的你都是用手来洗衣服的,这让我很不可思议,我说那样不是很幸苦很累吗?你却笑说不会,说你已经习惯了,觉得手洗衣服洗得比洗衣机快也洗得比较干净。孩子们就像你,勤奋又自动自发,我觉得以后做你媳妇的一定很好命,因为你已经把他们调教得那么好。

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很主动打电话给我。我原本就是懒惰又不会主动的人,但你的珍惜,让我觉得我真的有个很好的姐姐,让我也学会多主动联系你,我们来往频密,虽然没能常常见面,但感谢现代科技的发达,我们还是能常常watsapp问好通电话聊心事。

去年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出游,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你知道我总是顾虑太多,就一直对我说想去玩就玩,不要想太多,免得以后后悔。那次真的是一趟快乐的旅程。我们去按摩,逛街买东西,我像山芭佬在7-11买了很多pocky,每进一次7-11都会兴奋的买pocky。看到我旅行箱都是满满的都是pocky和Lays薯片,你和堂姐夫忍不住笑了,你问我买那么多给孩子们吃吗?我傻笑着说不是,是给我自己吃的,你听了哈哈大笑。没办法,我就是那么贪吃爱吃零食。你在那边也买了一件比较昂贵的内在美送我,我一直推说不要,你还是硬塞给我,还叫我要懂得多爱自己。

知道我想坐火车,我们就坐了最古老的木火车去了pathalong,一个我们谁都不懂什么地方的小镇。在火车上我们聊了好多,有童年记忆也有关于亲友近况的,你说小时候当我被带回自己家时,你急得在我家楼下一直哭闹着要回妹妹。。这些,我当然完全没记忆,但小时候你和二伯二伯母对我疼爱,我还是懂得的。那时每年暑假我一定会去你家住,二伯二伯母总会买或煮我喜欢吃的,而你也会带我去你家附近的马来邻居家买我们最爱吃的mee siput。。。那些童年回忆,真的很美好,很怀念啊~现在二伯母不在了,你也不住了,以后这些珍贵的回忆,我该和谁一起缅怀呢?想到这,我又难过起来了。。

近几个月来,我们一起实行一种食疗减肥法,你在四个月瘦了4kg,胆固醇也下降了,我们都觉得它很有效,虽然偶然都有偷吃,但还是坚持到现在。最近看到你的照片我觉得你瘦了,看起来精神很好白了也美了,那是我最后一次在你照片里留言。你在电话里笑着告诉我,你并没有变白,反而因为去旅行而晒黑了。无论如何Bosco说你的脚痛毛病也好了,所以我还想很好,下次我们能够美美瘦瘦的见面。你还邀我明年一起去日本,我说到时再看看,没想到那次却是最后一次和你通电话。。

那天,在我心情很好的带孩子吃麦当劳的时候,却也是你出车祸的时候。。。

那天,我买了月饼馅料,试做了一些广式月饼,在忙碌了一整天,煮了晚餐给孩子们吃,还因为孩子们反悔不吃虾,害我一个人吃了整八只大虾。。。

那天,贪吃的我想到冰箱还有舅妈包的粽子,就蒸了一粒想边喝咖啡边享用它。。。

孩子们常对我说,妈妈今天是你的Happy Day啊?我说是啊,没做工休息就是我的Happy Day。在等待粽子蒸热的当儿,拿起手机开 FB,荧幕却跳出Alvin post的一段话,他说妈妈你要平安,妈妈我正赶着回马六甲,妈妈我还没毕业Bosco也才要进大学啊,求你一定要平安。。。看到这样一段话我心冷了半载,心想到底出了什么事??留言给你Alvin他没答复,拨你手机号码也没人接。我message问Bosco,过了一会他回复我说,阿姨,没事的,你替我妈妈祷告就是了,谢谢。。。我快快再message你朋友,她才告诉我你今早出了车祸,现在还在ICU,昏迷不醒。。。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是惊天霹雳,我很害怕,却也只能躲在洗衣房里哭泣祷告。老公回来后找到我,就说明天早上赶回去看你。

那种感觉很不好,就像当初我爸出事一样。。。

第二天赶到医院,听说是脑受重创,所以一切只能等你醒来才有希望。。

堂姐夫说这家医院没有脑科,有想过转私人医院,但那些私人医院觉得希望渺茫,加上不敢贸贸然移动你,所以都拒绝了。

在ICU看到昏迷不醒的你,真的好心痛,你不能这样就离开啊,孩子们还需要你呢!还有二伯呢?要他如何再承受丧子之痛。。

孩子们说他们相信新加坡修行的表姨,也就是你表姐。表姨告诉他们你很坚强,所以才能坚持到现在,她说要替你祷告祈福,凝聚力量让你醒过来。。。。

教会友,亲友,修行的表姐,无论信奉什么宗教的,都在各自为你祷告祈福。我也很厚脸皮的到处拜托会友牧师传道朋友们来替你祷告。。。

我们一直相信你一定能醒过来的。

在英国的堂弟打电话给我了解情况,并和我一起祷告祈求上帝的恩赐怜悯,让祂医治你。。我有信心,也是不敢想另一种可能性。。

你知道在你出事前几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前,我才读了一篇关于亚伯拉罕把他的独生子奉献给上帝的圣经故事给我孩子听吗?这个故事我并不陌生,但是读了之后心里还是很害怕,还祈求上帝千万不要给我这种信心考验啊~现在想起来,上帝还是以你来给我们考验了。。。

但是我真的无法接受,你还那么年轻,我们以后还要继续一起互相扶持互相依靠的呀,你不在了,以后我有心事该和谁说去呢?我还有很多事,很多东西没来得及和你分享,你怎么能这样就走了呢??。。

修行的表姐告诉孩子们,你还躺在医院时她看得到你的灵魂,身边还跟着两个高大的守护者,她说,以我们的宗教来说那守护者也就是天使。。。孩子们很难过,却也忍住悲伤轻轻嘱咐你朝光明的一方走。。。

你的身体器官都捐献出去,所以医院医生护士们在送走你时虔诚的鞠躬表示谢意,甚至还来到你灵堂前给予最后的敬意。你知道吗?孩子们很为你感到骄傲,他们的妈妈到最后还做了美好的事情,帮助了十多个人呢。

我希望能帮你最后再做一些事,你的最后一程,我想多陪伴你,也陪伴你的孩子们。。。你兄弟不多,我就是你妹妹,帮你守灵帮忙做那些事,是我应该做的。。。看你静静的躺在冰冷的棺木里,让我心里很复杂难过。再看到照片里笑得很开心的你,我有点恍惚,仿佛这只是一场噩梦,如果这真的是梦,那该有多好。。。

你看起来很安详。到了第四晚封棺时,负责葬礼的uncle说你的遗体还是很美。。。虽然听起来很奇怪,但这对我们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安慰。。

开始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什么都不想说。。直到去你灵堂那个晚上才想在FB写一些话来悼念你。。。我心里想,其实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还能看到我写的留言吗?很想让你知道,让你看到,就像你在的时候那样常常watsapp你,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分享告诉你呢,以后这些私密话我该对谁说去呢?

原来,还能和身边亲爱的家人聊天,虽然没能常常在一起,但只要知道他们还快乐平安的活着,已经是一种幸福了。现在一想到你已经不在了还是会很失落,好像心脏已经缺去一角似的空洞。

有些悲伤,无法轻易说出口,也没人可以帮忙分担,因为那是一种需要时间,让自己硬啃下去慢慢咀嚼消化的伤痛。

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们会慢慢好起来的。。。因为我们以后一定能再相聚见面的,对吗?


最后,把FB的留言放在这里,心底希望,你能在天堂,看得到这里我对你说的所有话语。。。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所以你特别疼爱心疼我。这些年来,我有什么心事都会找你倾诉,而温柔贴心的你也总是很乐意宁听并给于我意见。我说你就像我姐姐,而你也常常说我就像你亲妹妹。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真的是惊天霹雳无法接受!你不是说以后要一起去旅行的吗?你不是说等你两个宝贝都读大学后想找我一起做安亲班或小食生意的吗?我一直以为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以后,以为我们直到老都还能够互相依靠互相问候。。

你常常在我遇到困难彷徨时叮咛我凡事祷告

我祷告了,迫切的祷告。。

我一直认为你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因为有那么多人为你祷告祈福,上帝也必然会在你身上显现神迹让我们看见并更加依靠荣耀祂。。。

但上帝的旨意往往超越我们的智慧。。在你停止心跳前,就接到堂哥的电话,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把这一切当作恩典,因为任何结果都有祂的旨意,并做出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安排。。。这些话,是为了让我事先有心理准备吗?

这些天来,我的心情就一上一下的,知道你还在呼吸挣扎搏斗时就想你一定可以撑过来而充满希望,;在听到不乐观的情况时却又害怕伤心难过。。

最终,你还是选择走了。。接到消息的我完全无法接受无法面对,一想到再也无法和你watsapp和你通电话我就很崩溃。我真的很不舍得,很后悔为什么不常常去找你?去年你说我的水晶手链很漂亮,其实我已经买了一条送你却又不告诉你是什么想给你惊喜,你的妹妹我还没来得及送你让你高兴啊。。。为什么你就这样走了。。。

这些天一直重复看回我们的watsapp对话,忍不住在那里留言仿佛你还会看见还会回答我。。你的音容仍然清晰,似乎随时就能看到你突然出现叫我阿佳。。。那个从小就呵护我长大的姐姐笑呵呵的阿佳, 佳的呼唤着我。。。

你把孩子们教养得很好,他们很乖很坚强很努力的面对你离去的事实,甚至在我伤心难过时还会反过来安慰我。。他们说阿姨不要哭,妈妈喜欢你笑笑去看她,阿姨不要哭,妈妈知道你很疼她。。。
你在天家一定要保佑他们堂姐夫还有二伯啊。。

我愿意相信上帝有祂美好的旨意,更愿意相信我们能有重逢相聚的一天,到时候你一定要来迎接我啊。

**我喜欢你的快乐全家福,
照片里的你真的很幸福漂亮~~




Thursday, August 10, 2017

記錄--2016甜菜根冰皮月饼

2016的甜菜根冰皮月饼

打開部落格一看,糟糕,去年做的月餅忘記post出來,除了冰皮,還有廣式月餅都沒發上來。
趁今年月餅季還沒來,先上照片做個記錄。


內餡還是混合餡料。






小月餅模都很可愛,但是有些圖案要把它印得清晰漂亮卻有點費力,我都怕壓太大力會壓壞這些模。像那個小丸子模,冰皮難還勉強可以,用在烤月餅上更難。




小月餅真的很可愛,所以做了很多,都送漢堡包幼兒園去了。